用戶: 密碼: 驗碼:      
  ChenDuxiu.Net 當前在線16
注冊、發文請設置瀏覽器兼容。   
  紀念新文化運動100周年  研究動態  陳研通訊  獨秀生平  獨秀文章  獨秀墓園  故鄉人文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研究動態>>
  共有 2898 位讀者讀過此文   字體顏色:   【字體:放大 正常 縮小】    
【雙擊鼠標左鍵自動滾屏】【圖片上滾動鼠標滾輪變焦圖片】    
 

一幅陳獨秀書法的故事

  發表日期:2018年6月30日      作者:張慶     【編輯錄入:多聲

2010年初秋的一個下午,和老城閑人張健初先生相約,到皖江文化園去翻拍兩張民國的老照片。臨出門的時候,被來訪的兩位客戶纏住了腳。半個小時后,健初先生來電,稱照片已拍好并發現了“猛料”。雖然我并不知道這“料”猛到什么程度,反正放下電話,扔了客戶,撒腿就奔到了皖江文化園。

這是兩張再普通不過的民國肖像照,雖然是標準的“民國范兒”,依然是入不了我們的“法眼”。然而照片后“葛康素”的簽名,卻吸引了我們共同的關注。了解葛康素的人不多,我們也僅僅知曉他曾任過安慶女中的國文教師。關鍵是去年,我們通過《據幾曾看》這本書,神交了他的二哥葛康俞。《據幾曾看》是由鄭超麟推介,啟功、宗白華為序,王世襄后記,臺北故宮博物院提供圖版,出版家范用欽點張琳女士擔綱編輯,函套精裝宣紙印刷。三聯書店推出這個陣勢,足見作者葛康俞作為國立安徽大學藝術系主任、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的不同凡響。


不同凡響不僅僅是學術上的,葛康俞的夫人姜敏先,是清代禮部主事姜穎生的侄孫女,也是陳獨秀二姐姐的女兒。姜敏先的外公是清代新民知府陳昔凡,這陳昔凡和姜穎生既是高官又是丹青高手,黃賓虹在《近數十年畫者評》中說“陳昔凡、姜穎生,皆左清暉而又麓臺”,將二人比之于清初著名畫家王石谷、王原祁,堪證二人在清末民初的畫壇地位。而陳家、姜家和葛家的聯姻,自然也就門當戶對了。

 

皖江文化園的店家,從我們喜形于色的臉上,看出了我們的共同關注。于是,在柜子里拿出了一本線裝冊子,封面有《書畫發凡》四個字,內頁約30開,用行楷書寫。店家說這是未刊發的手稿,以我的經驗,這不過是一份抄件。興奮的是,抄錄人叫葛康袞,是葛康素、葛康俞的大哥。葛康袞就學于安徽省立一中和北京大學,后來任職于北京大學、河北大學、國立安徽大學。巧的是,健初先生的父親張道元是國立安徽大學文學院講師,我外公張國范是國立安徽大學體育系國術指導,和葛康袞都是同事,三人的名字一并收錄在1948年的《國立安徽大學教職員工名冊》里。一場52年后的際遇,竟是這樣的別開生面!于是,按店家開出的手稿價,我買下了這冊葛康袞有“料”的抄錄件。

 

和我們一樣興奮的店家,一古兒腦搬出了高壽恒的跋稿、梁寒操的對聯、鄧季宣的條屏、方守彝的詩札、何魯的信函。還有一頁葛康俞的課徒畫稿,32開大小,題有“懶聽谷雨催啼鳥,愛坐春光趁小車”的詩句,確有“精微超妙,不下賓虹”之境。“料”味十足的是一幅六尺手卷,有姚永樸、房秩五、李大防、李光炯、陳朝爵、楊鑄秋、馮汝簡、汪律本、潘怡然、韓伯韋、胡淵如諸老為葛襄寫的悼亡詩。葛襄字溫仲,是葛康袞、葛康俞、葛康素仨兄弟的老爸,是鄧石如曾孫安徽教育司司長鄧繩候的乘龍快婿,是陳獨秀在藏書樓演講的戰友、留學日本的同學,是安慶一中前身全皖中學的校長、北京大學的教授。想不到吧,皖江文化園的這間古玩店里,端的是群賢畢至,大咖云集!這些世家流出、傳承有緒的,見到都是緣分,而熱衷于地域文化收藏的我,自然是照單全收。

 

錢貨兩清,買賣雙方各取所需。一旁的健初先生弱弱的問了句“您的那件猛料呢?”店家聽著,有些語焉不詳。我見天色已晚,岔開話題便拉著大家到近圣街的“自家人餐館”小聚。健初先生是一杯酒看到底,一瓶剩下的,我和店家二一添作五。推杯換盞之間,我知道了所謂的“猛料”是陳獨秀的一幅書法。這幅書法我有所耳聞,1984年文物普查時,時任安慶市博物館館長的胡寄樵帶著助手黃光新,發現了這幅陳獨秀追記在日本和李大釗相遇的書法,并于1990年5月,寫了《陳獨秀認識李大釗時間考》發表在《近代史研究》雜志上,在學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后來,老城改造房屋拆遷,這幅書法就此蒸發。再后來,我和店家就隔三差五的二一添作五。店家看出了我對“猛料”的情有獨鐘,說早有外地的買家盯上,不過畢竟是安慶人,不愿意把安慶人的東西倒出去。誠意讓我們成了朋友,成了“自家人”。半月后,這件一度蒸發的字幅再次浮出水面,“猛料”成了我地域藏品中的掛帥之作。

 

展讀這件“保存完好,系宣紙質地,未經裝裱,紙白如新,高110厘米,寬18厘米,分四行,凡125字,首行32字,次行35字,再次行32字,末行26字,均隸體書寫”的字幅,一如胡寄樵先生在《陳獨秀認識李大釗時間考》中描繪的尊容。而且上款人就是葛康俞,是舅舅寫給外甥的。

 

于是,我不再著意“其字拙樸、蒼勁、甚得漢碑遺意”的探究,也不再拘于書寫技法和視覺形式上的追求。關心的是趣味內容、學問德業、事功成就、時代特征以及地域文化精神的一種體現。

后來,胡寄樵先生的《陳獨秀跋李大釗書法鑒定始末》、健初先生的《陳獨秀與安慶葛氏》《陳獨秀書法奇緣》、錢念孫先生的《一位不該忘卻的美術家》、我的《安慶歷史名人書畫集》,不斷的讓這些帶有溫度的藏品精彩亮相,給大家展示了一座不同凡響的老安慶,構成了一部安慶人眼光里的教育史、藝術史、文化史。



上一篇:新文化運動時期陳獨秀對康有為孔教觀的批判
下一篇:暮年陳獨秀,貧病之中獨饞一塊碑

 相關專題:

·專題1信息無

·專題2信息無
 
  熱門文章:
 · 歷史的反思——陳獨秀研究剪[90173]
 · 獨立高樓風滿袖[81911]
 · 立志報國,投身革命[75886]
 · 金粉淚五十六首手跡[75053]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評論無
*驗 證 碼:
*用 戶 名: 游客: *電子郵件:  游客:
*評論內容:
發表、查看更多關于該信息的評論 將本信息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4 陳獨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顧問:任建樹 沈寂 程繼兵 徐曉春 張皖宿 主編:李銀德 執行主編:陸發春 萬多勝 蔣正濤

陳獨秀研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發文管理

聯辦協辦:安徽大學陳獨秀研究中心 安慶市石化第一中學

皖ICP備11019635號-3 給我留言 捐助網站

| 網站地圖 | 主編熱線:13955602328 | 幫助中心 | 圖片新聞 |

xml聚合新聞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