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驗碼:      
  ChenDuxiu.Net 當前在線111
注冊、發文請設置瀏覽器兼容。   
  紀念新文化運動100周年  研究動態  陳研通訊  獨秀生平  獨秀文章  獨秀墓園  故鄉人文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研究動態>>研究文章
  共有 3674 位讀者讀過此文   字體顏色:   【字體:放大 正常 縮小】    
【雙擊鼠標左鍵自動滾屏】【圖片上滾動鼠標滾輪變焦圖片】    
 

陳獨秀晚年的朋友圈

  發表日期:2018年1月9日   出處:重慶晨報上游新聞    作者:史良高     【編輯錄入:多聲

一直以為,陳獨秀先生的晚年是寂寞的。在鶴山坪的石墻院逗留半日之后,改變了我的初衷。

在重慶,鶴山坪距江津實在有點遠。半天時間,車子還在山道上纏來繞去。望著窗外的一片片花椒林,一路念叨著先生當年是如何才能出山,步行?坐滑竿?還是騎著小毛驢?

不過,石墻院倒是一處不錯的選擇。青山村舍相擁,綠樹修篁掩映。那方爬滿青苔的清代圍墻,巍然,森嚴,將嘈雜的紛爭與刀槍劍戟一概擋在了墻外。如此幽靜安謐的處所定是他的心儀。從青年開始投身革命,一生轟轟烈烈,曲折坎坷,大起大落,八次被通緝,四次陷囹圄。一位剛走出牢籠的花甲老人,拖著一身的病痛,也該有個僻靜的地方歇歇了。

可是,陳獨秀哪里又安歇得了呢?小鬼子的飛機隔三差五地在鶴山坪上空盤旋,硝煙四起,民不聊生。就在那間斗室,在那張搖搖晃晃只有兩屜的破舊木桌上,在那盞昏暗的油燈前,處江湖之遠的他又抱病開始反思蘇俄、反思共產國際、反思民主政治建設經驗教訓,揮毫寫下了《被壓迫民族之前途》《戰后世界大勢之輪廓》《再論世界大勢》《我的根本意見》《給西流的信》《給連根的信》《給Y的信》《給S和H的信》等,為國家和民族命運嘔心瀝血,為反法西斯和抗戰,發出了一聲聲振聾發聵的吶喊。

陳獨秀晚年的朋友圈

晚年陳獨秀

住進石墻院,陳獨秀就想一門心思埋頭做自己的學問,撰述文字語言音韻學專著《小學識字教本》,同時幫助房東老楊家整理祖上遺留的幾部書稿。然而,他入住石墻院不久,一撥一撥有頭有臉的人就接踵而至,有來自江津縣城,有來自陪都重慶,還有更遙遠的地方。他們不是騎馬,就是坐轎而來——

江津的縣太爺來了。他是仰慕陳獨秀的名氣和人品,拜會陳先生。

鄧仲純來了。他是陳獨秀的安慶老鄉,早年曾一起留學東瀛。他來石墻院,是專門給陳先生瞧病,當然,也陪先生刮刮白。

鄧蟾秋、鄧燮康叔侄來了。他們是江津的名門望族。鄧燮康畢業于上海復旦,“五四”期間深受《新青年》影響,對陳先生仰慕莫名。叔侄二人開明豁達,尤喜公益事業,先后在重慶捐資創辦“蟾秋圖書館”,在江津興辦聚奎中學,對先生解囊頗多。

好友朱蘊山來了,拎著幾只大肥鴨。他是看到陳獨秀的詩作:“貫休入蜀唯瓶缽,久病山居生事微。歲暮家家足豚鴨,老饞獨羨武榮碑”,尋蹤覓跡來探望先生。

陳獨秀晚年的朋友圈

陳獨秀晚年的朋友圈

陳獨秀重慶故居與內景

戴笠和胡宗南來了。他們提著茅臺,帶著禮品,一再申明是受“校長”之托來看望。其實,是來討要陳先生對中共的不滿,策劃一曲反延安的宣傳。面對來者的“小九九”,陳獨秀淡淡一笑,明確表示,自己逃難入川,雖國事縈懷,但不問政治,也不曾有任何政治活動。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請二位務必轉告中正先生,要好自為之。

分別多年的老朋友包惠僧專程來到鶴山坪。陳獨秀心情大好,忙叫夫人到鄉場沽酒割肉。兩人臨風把盞,相敘甚歡。

北大弟子也隔三差五地來拜望老師。教書先生何之瑜來了,他是受北大同學會之托時常來照料,并送來北大同學會接濟先生的一點碎銀子。愛國青年許德珩來了,并留詩紀事:“得知陳獨秀,養病在江津。船行到白沙,過此都停輪。便道去探望,探望此老人……”

……

此前,有人曾誠邀陳獨秀當勞動部長,有人勸他再組織一個共產黨,也有人想請他寓美寫自傳,都遭到一一拒絕。還有人想拉他當議員,獨秀先生怒發沖冠,說:“蔣介石殺了我許多同志,還殺了我兩個兒子,我和他不共戴天!”

陳獨秀晚年的朋友圈

晚年陳獨秀

陳獨秀晚年的朋友圈

陳獨秀手跡

這位曾經的“領袖人物”,卻和當地的百姓打得非常火熱。當地中學請他演講,他欣然前往,勉勵學生胸懷大志,為民族振興發奮圖強。在婚宴宴席上,他和山民一起推杯換盞,嘻嘻哈哈鬧洞房,并即席賦詩:“老少不分都一般,大家嬉笑賦關關。花如解語應嗤娥,人到白頭轉厚顏。”附近村民在雙石場開爿茶館,因生意清冷而討教陳先生。先生讓他舉行一個開業典禮,邀請四方親朋免費品茶一天,不僅親臨捧場,還贈送書法條幅,小店生意自此紅火起來。每年臘月,他都高興地揮毫潑墨為山里人寫春聯,樸實敦厚的山民無以報答,東家送一塊煙熏臘肉、一碗醪糟,西家送一坨元宵面、一背簍紅苕…….

陳獨秀不寂寞,還有晚年收獲的一份珍貴難得的愛。潘蘭珍,這個小先生29歲的煙草公司工人,與先生共枕兩年多竟不知道“老頭子”是大名鼎鼎的陳獨秀,不知道他就是“五四”運動的總司令,新文化運動的旗手,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一顆曾叱咤風云的“東方文曲星”。從上海的貧民窟到南京的老虎橋,再到江津,顛沛流離,居無定所,不離不棄,相濡以沫,一直陪伴著窮困潦倒、貧病交加的先生。為了柴米油鹽和昂貴的藥費,她不惜當掉自己的戒指耳環,還偷偷當掉柏文蔚送給先生的灰鼠皮袍。很多時候,他們一起在房前屋后,擔水澆園,種瓜種豆。當先生“兩耳轟鳴”“血壓又漲”“頭昏眼花”時,她或伺奉湯藥,或挽著先生的手,漫步在石墻院外的竹林小道上,給先生傳遞著夕陽下的脈脈溫情……

在鶴山坪,據說有人至今還藏有陳獨秀墨寶,那是李白的《山中問答》:“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而在他的臥室,我看到的則是一副自撰的篆書對聯:“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把這兩幀作品合起來看,是否可以說是陳獨秀先生當時的心境寫照呢?


上一篇:中共五大:瞿秋白、蔡和森向陳獨秀“開炮”
下一篇:名人佛緣故事——陳獨秀

 相關專題:

·專題1信息無

·專題2信息無
 
  熱門文章:
 · 歷史的反思——陳獨秀研究剪[90163]
 · 獨立高樓風滿袖[81904]
 · 立志報國,投身革命[75876]
 · 金粉淚五十六首手跡[75042]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評論無
*驗 證 碼:
*用 戶 名: 游客: *電子郵件:  游客:
*評論內容:
發表、查看更多關于該信息的評論 將本信息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4 陳獨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顧問:任建樹 沈寂 程繼兵 徐曉春 張皖宿 主編:李銀德 執行主編:陸發春 萬多勝 蔣正濤

陳獨秀研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發文管理

聯辦協辦:安徽大學陳獨秀研究中心 安慶市石化第一中學

皖ICP備11019635號-3 給我留言 捐助網站

| 網站地圖 | 主編熱線:13955602328 | 幫助中心 | 圖片新聞 |

xml聚合新聞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