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驗碼:      
  ChenDuxiu.Net 當前在線15
注冊、發文請設置瀏覽器兼容。   
  紀念新文化運動100周年  研究動態  陳研通訊  獨秀生平  獨秀文章  獨秀墓園  故鄉人文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獨秀生平>>
  共有 4264 位讀者讀過此文   字體顏色:   【字體:放大 正常 縮小】    
【雙擊鼠標左鍵自動滾屏】【圖片上滾動鼠標滾輪變焦圖片】    
 

陳獨秀寫自傳

  發表日期:2017年3月17日   出處:人民政協報        【編輯錄入:多聲

陳獨秀曾把監獄當作研究室,讀書寫作從不懈怠,除完成文字學的論著外,還完成了產生一定的轟動效應的《實庵自傳》兩章,成就了自己“有生命有價值的文明”。

“著書藏之名山非所愿”

胡適曾倡導幾位名人寫自傳,并以《四十自述》作為對朋友們的交代。而彼時的陳獨秀正被國民黨羈押在江寧地方法院監獄,并面臨所謂“危害民國”的指控。

入監后,陳獨秀主要的時間和精力,幾乎都花到起草《辯訴狀》了。胡適所倡導的名人寫自傳,對于他沒有多大的誘惑力。擺在他面前的麻煩事一件接一件,哪有心思和時間寫自傳呢?且陳獨秀一貫的態度是:文章寫成后就得出版發行,而不是束之高閣。還曾在1935年2月14日給胡適寫信表示:“著書藏之名山,則非我所愿也。”

當然,對于寫自傳,他也并非一點不為之心動,由于一些原因,特別是經濟的原因,他對此還真頗有過一番躊躇。1932年12月22日,他在給老友高語罕的妻子王靈均去信說:

《自傳》一時尚未動手,寫時擬分三四冊陸續出版,有稿當然交老友處印行,如老友不能即時付印,則只好給別家。《自傳》和《文存》是一樣的東西。倘《文存》不能登報門售,《自傳》當然也沒有印行的可能。若寫好不出版,置之將來,則我一個字也寫不出。

他太需要錢了,初入獄時生活艱苦,需要滋補;老而多病,離不開藥;文人積習,離不開書。而更重要的是作為人夫人父的他,總得要分擔人倫的責任,這些都離不開一個字:“錢”。現在既有人動了讓他寫自傳的念頭,他考慮的首先不是寫不寫的問題。

當時《獨秀文存》的發行,出乎意料的好,陳獨秀的顧慮應屬多余,他也理當動筆撰寫自傳了。

“時居南京監獄寫此遣悶”

文人作文除意趣相投外,大凡也是為布帛菽粟而作,困苦的陳獨秀當然也不能免俗。就在此時,曹聚仁代表群益圖書公司前來約稿,并給出不菲的稿酬:“每千字20元,每月可付200元。”

陳獨秀多少有些動心,1933年3月14日,在致高語罕和夫人王靈均的信中,他說:“《自傳》尚未動手,此時不急于向人交涉出版。倘與長沙老友一談,只要他肯即時出版付印,別的條件都不重要。”

《自傳》就要動筆了,他讓獄外的朋友借來了《馬克思傳》《達爾文傳》和托洛茨基的《我的生平》,以從閱讀中借鑒和獲取靈感。靈感終究還是沒有來,惱人的官司纏在身上,他怎么也輕松不下來。10月13日,在給汪孟鄒的信中,他幾乎斷絕了寫自傳的念頭,他說:

自傳尚未動手(或不名自傳而名回憶錄,你以為何如?或名自傳了),如能寫,擬不分為少年期等段落,因為我于幼年、少年的事,一點也記不得了,即記得,寫出也無甚意義。我很懶于寫東西,因為現在的生活,令我只能讀書,不能寫文章,特別不能寫帶文學性的文章,生活中太沒有文學趣味了!我以前最喜歡看小說,現在見了小說頭便痛,只有自然科學、中國文字音韻學等干燥無味的東西,反而可以消遣,所以不大有興味寫自傳。你可以告訴適之,他在《自述》中希望我寫自傳,一時恐怕不能如他的希望。

這樣一耽擱就是五年。1937年7月,已被冷場的《自傳》,經一人挑頭,又熱了起來,這個人就是《宇宙風》的陶亢德。1937年7月8日,他在給陶亢德復信中說:“許多朋友督促我寫自傳也久矣!……今擬正正經經寫一本自傳,從起首至五四前后,內容能夠出版為止,先生以為然否?”

陳獨秀是文章里手,從1937年7月16日至25日,只用了10天時間,就完成了《實庵自傳》的兩章:《沒有父親的孩子》和《從選學妖孽到康梁派》,共計1.3萬字。他在稿本上寫道:“此稿寫于1937年7月16日至25日中,時居南京監獄,敵機日夜轟炸,寫此遣悶。”8月中旬,陳獨秀將書稿寄往上海陶亢德處。

“為陳獨秀不能完成自傳哀”

陳獨秀“遣悶”之作的《實庵自傳》,在陶亢德看來如獲至寶。他立即發布廣告,稱之為“傳記文學之瑰寶”,對陳獨秀終于如約交出書稿,極為稱道,并附編后記說:“陳先生是文化導師,文壇名宿,擱筆久矣!現蒙為本刊撰文,實不特本刊之幸也。”《宇宙風》連載于散文十日刊的51、52和53期。

陶亢德似乎注意到書稿上所寫“寫此遣悶”,故在連載時,特意給讀者提示“每期都有”。而汪孟鄒在印發《實庵自傳》單行本的《刊者詞》中也說:“本集是《實庵自傳》的初兩章,然可從中窺見作者少年的環境和與其特有的奮斗精神。先為刊出不是無有意義的。”“每期都有”和“先為刊出”,都是造成既成的事實,以催逼后續篇章的完稿。

出獄后的陳獨秀,那種熾熱的愛國熱情已被全民抗戰的烈焰所燃燒,不是寫文章就是發演講,可謂全心全意,哪里還顧得上續寫自傳,盡管陶亢德一再催逼,他仍是不為所動。

陳獨秀這“一個時代權威的自傳”,盡管只寫了“《實庵自傳》的初兩章”,僅寫了“作者少年的環境和與其特有的奮斗精神”,卻已在讀者中產生巨大的影響。以至陳獨秀逝世時,有人在悼念文章中寫道:“陳獨秀死了,我不為獨秀的生命哀,也不為獨秀的不能成功哀——因為政治上的成功不一定是真的成功,失敗不一定是真的失敗——卻為陳獨秀不能完成他的一個自傳哀。”(張家康)


上一篇:陳獨秀的三位妻子
下一篇:

 相關專題:

·專題1信息無

·專題2信息無
 
  熱門文章:
 · 歷史的反思——陳獨秀研究剪[90173]
 · 獨立高樓風滿袖[81911]
 · 立志報國,投身革命[75886]
 · 金粉淚五十六首手跡[75053]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評論無
*驗 證 碼:
*用 戶 名: 游客: *電子郵件:  游客:
*評論內容:
發表、查看更多關于該信息的評論 將本信息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4 陳獨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顧問:任建樹 沈寂 程繼兵 徐曉春 張皖宿 主編:李銀德 執行主編:陸發春 萬多勝 蔣正濤

陳獨秀研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發文管理

聯辦協辦:安徽大學陳獨秀研究中心 安慶市石化第一中學

皖ICP備11019635號-3 給我留言 捐助網站

| 網站地圖 | 主編熱線:13955602328 | 幫助中心 | 圖片新聞 |

xml聚合新聞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