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驗碼:      
  ChenDuxiu.Net 當前在線18
注冊、發文請設置瀏覽器兼容。   
  紀念新文化運動100周年  研究動態  陳研通訊  獨秀生平  獨秀文章  獨秀墓園  故鄉人文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獨秀生平>>
  共有 5275 位讀者讀過此文   字體顏色:   【字體:放大 正常 縮小】    
【雙擊鼠標左鍵自動滾屏】【圖片上滾動鼠標滾輪變焦圖片】    
 

陳獨秀與李次山

  發表日期:2015年12月24日      作者:張皖生     【編輯錄入:多聲


                 李次山先生

早期《新青年》的作者隊伍大多是陳獨秀的親朋好友志同道合的皖籍人士所組成。其中有一重要的作者就是李次山。李何許人也?

李次山(18871936),名時蕊,以字行之,當時的安徽英山主簿(今屬湖北省)人。幼年聰穎好學,早年中得秀才,后棄科舉,求新學。1906年到安慶求學,考入安徽省官立法政學堂,攻讀法律學業。在校期間,刻苦學習的李次山得到教務主任光明甫的賞識,并結下深厚的師生情。1911秋,李次山畢業時正是清王朝即將崩潰之際。辛亥革命爆發后,李次山即將參加安徽的光復活動,還參加省咨議局的事務。民國初立,李次山由老師光明甫介紹,與其仰慕的陳獨秀(時任安徽都督府秘書長)結識。陳獨秀和光明甫、李次山等志士經常在一起商談革命。1913年,李次山跟隨陳獨秀參加安徽反袁世凱的“二次革命”。發袁斗爭失敗后,柏文蔚、陳獨秀、李次山等革命黨人先后潛逃到上海。陳獨秀后去了日本留學、繼續從事革命。而李次山亦想跟隨陳獨秀去日本,不幸他在上海法租界被袁世凱的密探逮捕,繼而要判其死罪。李次山的大哥李時萼正在江西某縣任縣長,聞訊后想方設法,變賣家產,火速趕到上海,找關系并花了3000大洋買通了法國駐上海的領事館領事,將李次山案子移交給法租界當局處理。北洋軍閥政府不敢得罪洋人,只好將李案交給法租界。

不久,李次山被法租界當局釋放。李次山立即前往日本游學,學習日語,攻讀政治和法律的理論。李次山在日本期間,與協助章士釗編輯《甲寅》的陳獨秀等人取得聯系,并經常商討反對袁世凱復辟帝、揭露其倒行逆施行徑;探求喚醒國民起來,進行反帝反封建的愛國民主斗爭的方法。

19156月,陳獨秀與易白沙一道從日本回上海。陳獨秀忙于創辦《青年雜志》(一年后改為<新青年>,一方面落實印刷、創辦、發行等諸事;另一方面,組織一批為《青年雜志》撰稿的作者。915日,《青年雜志》創刊號問世。吹響了反對封建舊思想,提倡新思想的號角,拉開了新文化運動的序幕。這期間,陳獨秀也向李次山約請稿件,李積極撰寫有關喚醒青年覺悟的稿件,并寄與《新青年》編輯部。1917年初,李次山從日本回國,到上海找陳獨秀聯系。但此時,陳獨秀已經應蔡元培之邀,去任北京大學的文科學長了。《新青年》編輯部也隨陳獨秀遷到北京,繼續出刊。本來李次山也要去北京,能夠與摯友陳獨秀經常晤面,商討革新社會事宜。因為此時他的弟弟李時芬刺殺袁世凱的爪牙——安徽軍閥倪嗣沖的密探而被捕,李次山不得不留下來照顧弟弟一家老小。李次山為了生計,便在上海牛莊路上的寓所掛起李次山律師牌子,提供法律咨詢、訴訟等服務,以此獲得經濟來源。李還參加上海新聞俱樂部的進步活動。他對帝國主義在中國的路透社、東方等外國通訊社占領中國報紙的新聞報道主要版面不滿,決心聯合多家媒體編輯、記者,并發誓要建立起自己華人的通訊社。

李次山應陳獨秀之邀請所寫給《新青年》的文章,由陳獨秀安排在191731日出版的《新青年》第三卷第一號上,連發了《少年共和國》和《青年之生死關頭》兩篇文章,在推動青年提高覺悟,追求新思想方面的發展起了積極的作用。另外李次山還在191921日出版的《新青年》(第六卷第二號)上發表《世界永久和平之根本問題》文章,反對第一次世界大戰,呼吁世界人民需要永久的和平!

1919年,李次山在友人的幫助下,在自己寓所門口的律師事務所牌子邊,加上聯合通訊社的牌子。該通訊社以反帝反封建軍閥的革命斗爭為己任,活躍在新聞界。1919611日,在五四運動的高潮中,陳獨秀等又身先士卒地戰斗在第一線,在北京散發《北京市民宣言》傳單時被捕。李次山的聯合通訊社立即廣泛搜集訊息資料,寫成述評,在617日的《民國日報》上登載《陳獨秀被捕之原因》,剖析五四愛國民主學生運動的反帝反封建斗爭的性質及領導該運動的陳獨秀被捕之原因。呼吁國人奮起,為營救陳獨秀出獄,大造輿論。李次山還四處奔走,動員旅滬皖人多方活動營救陳獨秀出來。《申報》在618日、24日刊載旅滬安徽協會給北京的安徽會館有關營救陳獨秀出獄的電文,皆由李次山等人所為之。李次山的聯合通訊社營救陳獨秀出獄之急切,頗為引人注目。以致被人利用,當時北洋軍閥政府財政總長以王克敏名義發電文給聯合通訊社,慌稱陳獨秀已經獲釋。李次山輕信該假消息,將此文發表在618日的《時事新報》上。4天后,李得知上當受騙了,怒火中燒。李次山立刻寫了《陳獨秀案之疑團》,發表在623日的《民國日報》上,揭露北洋軍閥政府的陰謀與欺騙,喚醒民眾,與當局繼續進行斗爭。不久。李次山放下自己律師事務所和聯合通訊社的工作,帶領一些旅滬皖籍人士赴北京,直接參與營救陳獨秀的活動。在全國各界著名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北洋軍閥政府不得不于916日將陳獨秀釋放。此乃李次山第一次參加營救陳獨秀的活動。

 


   后來陳獨秀在李大釗等友人的幫助下,潛離北京。陳獨秀于1920年初到了上海,繼續進行革命活動,并將《新青年》帶到上海自己的寓所繼續辦下去,發揮反帝反封建的愛國民主斗爭的巨大作用。此時的陳獨秀總結了五四運動的經驗,社會變革運動僅僅靠少數先進的知識分子和沒有完全覺悟起來的廣大群眾來革命是不行的。必須要發動廣大的勞動群眾起來進行社會革命。

1920年上半年,陳獨秀開始秘密組織上海的共產主義小組。在此前,陳獨秀極其重視共產黨組織的基礎即中國勞工階級的社會生存狀況和組織架構,并將其比較詳細的資料登載于《新青年》第七卷第六號作為五一勞動節紀念號發表。該號的《新青年》上刊載了李大釗的《“五一”運動史》,陳獨秀的《勞動者的覺悟》,俄國、美國、英國、法國、日本等外國的勞動組織、狀況、法律、工會方面的介紹文章;還有國內的上海、南京、北京、長沙、無錫、蕪湖、唐山、天津、江蘇、山西、皖豫鄂浙及香港等地的工人、勞動者的工作生活狀況……宣傳工人階級、反映勞動人民的現實狀況,為勞工兄弟,鼓與呼!李次山就是在陳獨秀的授意下,廣泛搜集了上海工人、勞動者的現實狀況寫成《上海勞動狀況》7萬余言,發表在《新青年》的《五一勞動節紀念號》上,該號400頁,李的文章就占了83頁,并配有照片。李的調查報告詳細地介紹了上海勞動者的工作、生活狀況,該文章的分量很重,李還參與文章的編輯,對《新青年》貢獻不小,對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織的創立也產生了正能量。同樣,高語罕也是受陳獨秀的委托,寫了蕪湖方面的勞工狀況。由此可見,李次山與陳獨秀革命友誼深厚之一斑。

1920816日,陳獨秀與老友潘贊化、常恒芳、光明甫、李次山、管鵬、孫希文、夏道沛、汪建剛、盧光詔、謝家鴻、張鼎文等15人發起成立“旅滬皖事改進會”,以作為早先成立的“北京皖事改進會”的援應。主旨是廢督裁兵、皖人自治、驅逐“公益維持會”,整頓教育等反對安徽軍閥的愛國民主斗爭。916日,北洋軍閥政府以安徽都督倪嗣沖有病為由,免除倪的職務。繼而派張文生暫署安徽督軍。103日,陳獨秀、李次山等人以“旅滬皖事改進會”名義邀約安徽旅滬各團體,前往霞飛路寶康里普益西餐廳(淮海中路315弄一帶,今已拆),開聯席會議。陳獨秀、李次山等安徽旅滬各團體發表演講,大家慷慨陳詞、會議最后決定發表宣言,聯絡旅京、津、寧等地同鄉會皖人,齊心協力地與安徽省內各界驅逐張文生到皖就任,并議決今后無論何人督皖,一律拒絕。李次山還以聯合通訊社發表文章刊載于1019日的《民國日報》上,文章是以旅滬皖事改進會領銜,由安徽救國代表團、安徽旅滬同鄉會、安徽駐滬勞工總會、安徽旅滬學生同志會、安徽旅滬各界聯合會等組織共同發表的《安徽旅滬各團體宣言》。宣言指出:“……安徽自倪嗣沖執政,受毒尤深。皖山淮水,慘無天日久矣。歐美平民政治,無不從自決與奮斗得來,吾人果不忍父母之邦淪為黑暗地獄,則先決問題,于吾皖利益關系重大,不能不一致奮爭……主張:一、廢督裁兵;二、實行自治;三、懲逐‘公益維持會’;四、整頓教育。……吾人謀衛自存,勢不能不取自決和奮斗手段。倘遇到政治上阻礙,唯有全省同時罷稅罷市罷課,達到目的為止。”嗣后,安徽旅滬各團體派人回皖,聯絡省內各界,具體落實宣言中的四項主張。

19208月,陳獨秀等人發起成立中共上海組織。但陳獨秀仍關注和指導安徽的反帝反封建軍閥是斗爭。不久陳獨秀應時任廣東省政府省長陳炯明之邀,去廣州就任廣東教育行政委員會委員長。在粵的陳獨秀一直與李次山、常恒芳、潘贊化等人聯系,指導旅滬皖事改進會等旅滬安徽各革命團體,繼續廢督裁兵、皖人治皖的斗爭。是年底,時任安武軍總參議兼鳳陽關監督的倪道烺(倪嗣沖的侄子),在倪氏死黨“公益維持會”的支持下,密謀安徽省長一職。此事引起安徽省內外各界民眾的警惕和反對。192117日,李次山又以聯合通訊社的稿子,以旅滬皖事改進會等旅滬安徽團體名義,發出通電,就倪道烺覬覦長皖陰謀及其斑斑劣跡,告知并呼吁京、津、滬、寧、漢同鄉會,及安慶、蕪湖、合肥等各革命團體起來,一致聲討封建軍閥爪牙倪道烺。412日,在安徽各界民眾反對倪道烺長皖的怒潮中,在廣州的陳獨秀委托在上海的李次山、潘贊化、常恒芳、謝家鴻等人,以旅滬皖事改進會的名義,再一次發出通電聲討倪道烺。電文指出:“查倪道烺黠悍成性,貪鄙無恥,其所以敢于妄行無忌者,乃不外因襲舊勢,操縱一省軍權財權,有所憑籍耳……為今之計,若不先將該氏軍權財權奪除,則禍機潛伏,隨時皆可爆發,固不僅營謀省長一事也。若竟聽其跳梁跋扈,隱忍姑息,毋亦全省人民之大恥,尚乞同鄉父老兄弟,奮發興起,速謀罷黜倪道烺本兼各職,不達目的不止。萬不容此余孽,再竊吾皖政柄。”主張將倪道烺本兼各職一律剝奪之。李次山與陳獨秀等人的通電對倪道烺及其走狗覬覦安徽省長職務的陰謀予以迎頭痛擊。作為旅滬皖籍人士的李次山對安徽省內的反帝反封建愛國民主斗爭都是予以積極支持、竭誠相助。

1921104日 ,法租界當局在環龍路漁陽里2號的陳獨秀寓所將陳獨秀等人逮捕。李次山立即寫好報道消息給《時事新報》,于6日發表:“聯合通訊社云:《新青年》雜志主編,前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之陳獨秀君,昨年以來,任廣東省教育行政委員長,爾因身患胃病,請假來滬就醫,星期二(4日)下午二時許,法巡捕房特派巡捕多人,赴環龍路2號陳君搜檢……同時將陳君及夫人及拜訪陳君之……五人,一并帶入巡捕房”,而同天的《申報》也報道:“居住在法租界地方之陳獨秀,爾用編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工黨主義、勞動主義、新青年等書籍,被特別機關以過激性質,于前日偕同兩探員至該處,抄出是項書籍甚伙……”。很顯然李次山發訊息是帶有掩護性質的,目的是立即告知社會各界關注并營救之。與陳獨秀同時被捕的楊明齋、包惠僧、柯慶施都是早期中共黨員,他們都與李次山有交往。隨后去陳獨秀住宅訪問的褚輔成、邵力子也是李次山的密友。1919年曾同李次山共同參與營救陳獨秀在北京出獄的活動。這次陳獨秀被捕的消息見報后,引起社會各界的極大關注和多方營救。在社會各界著名人士的呼吁、救助下,加上共產國際的代表與法租界當局談判,并出錢幫助;在各方面的合力作用下,陳獨秀捕后三天就保釋出獄。法租界當局于26日以罰款結案了事。李次山在第二次營救陳獨秀的活動中,起了自己在新聞界、法學界等方面的積極作用。

192289日,上海法租界當局又以陳獨秀宣傳布爾什維克主義的罪名,逮捕陳獨秀入獄。李次山不怕戴上“赤化”的帽子,再次馬上發布消息,并在旅滬安徽同鄉會、上海各界團體間奔走呼號,開展李次山的第三次營救活動,并在營救活動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李次山在上海,還為皖人旅居上海的各進步團體提供法律服務,擔任由著名皖人柏文蔚等組成的安徽旅滬同鄉會、安徽駐滬勞工總會等在上海的安徽進步團體的法律顧問。這些團體在開展反帝反封建軍閥的愛國民主斗爭中,大多由李次山為其提供法律援助和保障。由于李次山為人正直、不畏權貴,仗義執言,能言善辯地辦案,在上海律師界身望日盛,被大家推選為上海律師公會(該會舊址在今上海復興中路301號,現為上海的銀行博物館)的會長。當時的上海律師公會為全國律師人才薈萃的之地,集聚著著名的律師和法學界元老,如董康、章士釗、沈鈞儒、褚輔成、史良、唐蒙等眾多著名律師,人數達1247人之多。在上海各團體中影響很大,也成為全國律師團體中的中堅力量。他們主持公正、不畏強暴。在某種意義上講,李次山成為全國律師界的領袖人物,被譽為一代國士。

                   


                    前排中間為李次山大律師

20世紀30年代,李次山還創辦了旅滬安徽公學,聘請陳徑開(時為中共上海閘北區委書記)擔任教育長,中共皖籍黨員高語罕、阿英、蔣光慈、胡允恭、王逸常等人在閘北的活動;得到李次山旅滬安徽公學幫助的有;安徽英山的青年學生如彭干臣(共產黨員)等人到上海來,也大多受到李次山的資助。1923年底,當蔡曉舟和安慶進步學生方樂周、王步文、童長榮等人因反對曹錕賄選遭當局迫害而潛逃到上海時,也得到李次山的經濟方面的幫助和政治上的掩護。特別是蔡曉舟創辦的《黎明》周刊,在李次山的幫助下,得以在上海法租界福煦路愛仁里57號繼續辦下去,仍發揮了反帝反封建軍閥的宣傳作用,并為陳獨秀等人代售“(馬)客士派(陳)獨秀們所辦的《向導》周報,為宣傳馬克思主義起了積極作用。

1932年,日寇侵略上海的“一·二八”事件發生,李次山積極發起組織在滬各團體抗日救國會,全力進行反對日本侵略的斗爭;作為國民黨左派人士的李次山,在上海還積極反對蔣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反對蔣介石政權的專制。為此,李次山被蔣勢力逮捕入獄,后經多方營救出獄,但身心遭到摧殘。愛國民主人士沈鈞儒在《忘不了兩個朋友》、《七君子事件》的文章中,記敘了他極為崇敬的李次山抗日反蔣的革命事跡,令人感動、可歌可泣……。

1936年,為抗日斗爭而四處奔波的李次山身體每況愈下,到了3月病危了。臨終前,李次山仍吟誦陸游的《示兒》詩,盼望著抗日戰爭的勝利消息,17日,李病逝。26日至30日,《申報》連續報導李次山的病逝消息,曰:“英山李次山先生,品端學粹,遐邇知名,早歲從事救國工作,近來閉戶讀書,著作甚富,不幸遽歸道山,社會惜之。今有上海律師公會、安徽同鄉會、安徽公學及先生之友好,為之籌備治喪,并發起追悼大會,以資表彰,激勵來者。”

陳獨秀與李次山是辛亥革命時的戰友。李次山三次參加營救陳獨秀出獄活動。四次在《新青年》上發表文章宣傳民主科學;李次山又參加陳獨秀等旅滬進步人士參與領導和配合安徽省內的各項反帝反封建軍閥的愛國民主斗爭;支持第一次國共合作,同情共產黨人;是陳獨秀革命生涯中摯友和同路人,是中國舊時法律界著名的大律師,被譽為“一代國士”。


上一篇:歷史奈我何——陳獨秀影像
下一篇:光明甫與《新青年》

 相關專題:

·專題1信息無

·專題2信息無
 
  熱門文章:
 · 歷史的反思——陳獨秀研究剪[90173]
 · 獨立高樓風滿袖[81911]
 · 立志報國,投身革命[75886]
 · 金粉淚五十六首手跡[75053]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發表人:游客蕭不才

IP:116.209.189.146

發表人郵件:[email protected] 發表時間:2016-9-19 14:14:12
    
*驗 證 碼:
*用 戶 名: 游客: *電子郵件:  游客:
*評論內容:
發表、查看更多關于該信息的評論 將本信息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4 陳獨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顧問:任建樹 沈寂 程繼兵 徐曉春 張皖宿 主編:李銀德 執行主編:陸發春 萬多勝 蔣正濤

陳獨秀研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發文管理

聯辦協辦:安徽大學陳獨秀研究中心 安慶市石化第一中學

皖ICP備11019635號-3 給我留言 捐助網站

| 網站地圖 | 主編熱線:13955602328 | 幫助中心 | 圖片新聞 |

xml聚合新聞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