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驗碼:      
  ChenDuxiu.Net 當前在線111
注冊、發文請設置瀏覽器兼容。   
  紀念新文化運動100周年  研究動態  陳研通訊  獨秀生平  獨秀文章  獨秀墓園  故鄉人文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故鄉人文>>獨秀山水
  共有 73073 位讀者讀過此文   字體顏色:   【字體:放大 正常 縮小】    
【雙擊鼠標左鍵自動滾屏】【圖片上滾動鼠標滾輪變焦圖片】    
 

笨也是鞭子——兼懷陳研前輩吳曉先生

  發表日期:2011年2月28日      作者:西洋薇     【編輯錄入:西洋薇

     編者按:2011215日,陳研前輩吳曉先生,因病不幸在安慶逝世,享年76歲。本站特發西洋薇的這篇文章,以志懷念。  

 

吳曉先生遺照

 

        對于我這樣一個除了上班就想回家的凡人而言,雖然已經在文化底蘊深厚的安慶生活四十多年,但是認識的文人并不多,尤其是稱得上精英的作家,能夠高攀的更是少而又少,獨有一位精英作家我不但有幸與之相識,還近距離拜他為師一年有余,此人非別人,正是中國作協會員、中國現代文化學會陳獨秀研究會會員、省法學會會員……擁有諸多“頭銜”的吳曉老師。

 

一張報紙相識

 

屈指算算認識吳老師快七年了。當初因編輯公司報紙所需,想找一位懂行的指導,目標定位于有豐富經驗的退休報人,朋友力膺向我推薦了她的中學語文老師——作家吳曉。與吳老師見面一了解情況,他擔任過新聞記者、主任編輯及報社印刷廠廠長,既會編輯又會畫版還懂印刷,加上受聘編輯市消防報、市中宜報,簡直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向公司領導作了匯報后,立即一錘定音。

吳老師快人快語,與我談了三個條件:做事要認真,定稿 “一支筆”,不天天坐班。前兩個條件我爽快地答應了,考慮吳老師年歲已高,最后一個條件我也應允了。為編報時不分散精力,我和吳老師約定每個周末到單位編報,在這之前我準備好擬用的稿圖,吳老師過來時一一“篩選”(定稿件、定名稱、定內容、定版面),然后我一個版面一個版面地清稿,最后吳老師嚴格按照字數兼顧美觀,用紅色美工筆在版樣紙上進行分割。待到上班時間送到本地印刷廠排版室排出電子版,一張四開報的雛形出來了。這第一稿出來說難也不難,難的是第二稿、第三稿,為什么如此說呢?第一稿因為是特約編輯和責任編輯(吳老師和我)共同做主,由于我們把前期準備工作已經做好,印刷廠工作人員只需將送過去的清稿存入電腦,再照我們給的樣子排版、插圖……第二稿是領導指定的部門把關,“一支筆”(主編)只看第三稿,若我們的想法與他們的想法大致吻合,那么到印刷廠只需進行小的改動。倘若我們的想法與他們不一致,那么必須對版面重新調整。可對印刷廠那些工作人員而言,我們送去的應是定下來的報樣,所以,每當我們去找他們修改時,工作人員都沒什么好臉色,有的人甚至根本不睬我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得不去找排版室負責人協調,磨出第四稿。或許有人要問,我給生意讓他們做,他們有什么好“拽”的,但人家做的是官生意(報紙紙張彩報本地只有他們能印),才不在乎你這樁小買賣。把七七八八的時間算起來,一份報紙從制作到分發出去,幾乎花了近半個月時間,個中辛苦只有經辦人自知。

 

愛好文學結緣

 

天長日久我知道了吳老師不想上坐班的原因,一方面于家務(老伴中風要照顧,孫女上學要接送),另一方面于文學創作,這是他終生追求的目標。

吳曉,原名吳道元,1935年出生,江蘇洪澤人。1953年在揚州中學畢業后入海軍干校,1961年畢業于上海體育學院。系中國作家協會、中國青少年犯罪研究會、中國現代文化學會、陳獨秀研究會會員,安慶市陳獨秀研究會常務理事,安徽省法學會、省作協會員,市政協委員,市新聞學會理事。吳老師自幼生活、成長于揚州,是從幼年賣餅子、麻團及擦皮鞋的困境中走出來,同時揚州古文化熏陶了他。他學生時代就酷愛文學并開始創作,到新聞部門工作猶魚得水,筆耕不綴,多年來,他在省級以上報刊累計發表詩歌、散文、游記、小說、報告文學、傳記文學、論文等三百余萬字(首),出版了《漫游神州》、《情書寫作大觀》、《釣魚入門入境》等著作,多篇作品獲獎或被選入有關文集和《中國新聞年鑒》其中,《頭條新聞選擇要樣化》獲《人民日報》主辦的《新聞戰線》征文三等獎,《新聞寫作實用手冊》(70余萬字)再版多次,獲安慶市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近20年來,吳老師利用史學界對陳獨秀這位歷史人物研究的成果,大膽嘗試用文學體裁創作以陳獨秀為歷史題材的系列傳記文學,已出版《陳獨秀在江津》(合)、《破屋春秋——陳獨秀一家人》、《獨自風流——陳獨秀秘史》、《陳獨秀傳奇》等,在史學界和文學界一度引起爭鳴,名播海內外。此外,吳老師對法學、社會學等也有所研究,尤其對新形勢下青少年犯罪問題及其防治與對策,進行過專題研究,寫有多篇論文發表于《青少年犯罪研究》雜志等報刊。

我對文學的喜愛始于七十年代,那時我家還裝不了自來水,附近剛建的汽車配件廠宿舍離我家不遠,里面住著幾對年輕夫婦和幾個單身青年,大家都是街坊鄰里,一來二往熟了,就叫我們到他們宿舍用水。我常過去洗衣服,他們當中有人喜歡看小說,我到他們家忙活時,每當看到有人手捧著書,眼睛就“綠”了起來,書借到手后常常在被窩里打手電筒看到深夜一二點,一本厚厚的書幾天就讀完了,大家看我好借好還,都樂意把書借給我,還有一位慷慨地送我一本沒頭沒尾的抗日題材小說(估計是被家中小孩撕掉了),它可是我擁有的第一本長篇著作,我愛不釋手,反反復復讀了很多遍,每讀一遍就對抗日英雄的欽佩增加一分,幻想著將來能穿上軍裝保衛祖國,幾年后才知道該書名叫《烈火金鋼》。

像所有文學愛好者一樣,隨著閱歷的增加,我對作家越發崇拜,如今有位活生生的作家生活在周圍,怎能不產生敬意?

 

鐘情風云人物

 

50多年前,市日報社袁總編求賢思渴,親自到上海“挖”人才,吳老師因此來到安慶,與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結下了不解之緣,山清水秀、人杰地靈的安慶不僅養育了他,還讓他從中汲取了豐富的創作營養,走上了記者與作家之路。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吳老師憑著新聞記者特有的敏感,把創作的目光投向了歷史人物陳獨秀,試圖由他出生的沃土入手,借用文學手法記錄其坎坷的一生。當時,如何看待陳獨秀是比較敏感的話題,吳老師甘冒政治風險,在本市第一個啃起這塊燙手的“山芋”。他不遠萬里朔江而上,尋覓陳獨秀在江津的蹤跡;深入各大圖書館、檔案館、革命歷史博物館,偷偷地收集有關陳獨秀的資料;悄悄地走訪與陳獨秀熟悉的人,哪怕是一點點線索都不肯放過。經過十幾年方格田苦耕,幾易其稿,19943月,老師創作的傳記文學《破屋春秋——陳獨秀一家人》由中央編研出版社出版發行,該書通過詳述與刻劃傳主陳獨秀的家世、家業興衰、先輩及其一家人的悲歡離合故事,折射出他功過是非皆有的風流人生。書一經問世,廣泛受到好評,包括《人民日報》、《中共黨史研究》等中央及地方幾十家報刊、傳媒,都作了報道或評介,或轉載,中國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陳獨秀研究專家唐寶林先生稱它為“百年風云一面鏡”的好書,獲安徽省文學獎優秀作品獎,并一版再版。

此后,吳老師一發不可收拾,接著寫了《獨自風流——陳獨秀秘史》、《陳獨秀傳奇》和《陳獨秀別傳》、《陳獨秀的監獄人生》等文學作品,一本又一本地出版或待出版。2007年,吳老師生病住院期間,我到醫院探望他時,他正戴著老花鏡坐在床上,一個字一個字地編校《名人昨天》、《名人往來》、《名人情趣》三本文集(100余萬字)。見到我他非常高興,興致勃勃地談起名人文集,說是從他多年創作的、紀實兼有傳記文學色彩的、300余萬字的名人作品中篩選出來的,文集集中展示了中外百余位名人的人生旅途中最精粹、最有趣的故事或片斷,有極強的文學性、史料性、故事性、感染性與可讀性,能將這三本文集奉獻給社會與讀者,是他多年的夙愿。

 

作家也是凡人

 

與吳老師接觸久了,知道作家也是凡人,比如,吳老師雖然在文學創作上頗有建樹,但是也要為柴米油鹽發愁。特別是在晚年,子女下崗,老伴中風,自已每年還要住院兩三次(血吸蟲病后遺癥),醫保不予報銷的費用只有從夫妻微薄的退休金中支出。為節約開支,七十開外的老人到哪都蹬著自行車,家務堅持自理,想復印的資料有時叫外人幫幫忙,與他認識7年,我從未看到他亂花過一分錢。有一次,吳老師對我嘮叨,說出書比寫書更難,因為寫書只須付出精力,而出書則要付出經濟和人脈。作者出書先要找出版社,對方審核同意后,自己花錢買書號,并要解決部分書銷路問題,這往往需要好幾萬元。幾萬元或許對有錢人算不了什么,但對靠退休金生活的人而言,確實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吳老師對自己非常苛刻,對文學創作卻從不吝嗇與馬虎,為方便寫作,六十多歲的他購置了電腦,很快掌握了上網、打字、處理圖片、聊天、發郵件。每天,他邊忙于家務邊抓緊時間寫作,非萬不得已不間斷。吳老師光明磊落,性情耿直,為人處事有自己的原則與立場,曾經大陸外某出版社找到他,說可以幫助出有關陳獨秀的書,前提是他們對稿子要進行修改,吳老師一口謝絕了。他認為,即使是寫傳記文學,也要尊重歷史,尊重事實,不能昧著良心往別人臉上抹黑。

在日常生活中,吳老師同樣是性情中人。去年7月,當收到中國作協寄給他《入會通知書》時,高興得喜發少年狂,他打電話一一告知朋友,讓我們大家共同分享他的快樂。他還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專門書陳獨秀傳奇〉作者的中國作家之夢》發表在皖江晚報。文中寫道:

76,陽光燦爛,大地鋪滿金輝。這天,對年逾七旬的我來說,是最難得、最難忘而永遠值得紀念的日子——在熱切的期盼中,終于收到來自京城的中國作家協會628寄來的金邊、櫻紅背景的《入會通知書》,圓了我晚年執著文學追求的夢想。上面寫道:

吳曉同志:您好!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于2010621,批準您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特此通知,并向您表示祝賀。中國作家協會(公章) 

當我捧著這夢想成真的通知書時,高興得猶如幾十年前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那樣,激動萬分的心情無法言表,心中泛起陣陣波瀾,幾乎大叫起來:“我終于成為中國作協會員了!”

中國作協是中國作家攀登的最高文學殿堂,吳老師用堅韌與執著歷盡十幾年達成夢想,無疑給他晚年的生活抹上絢麗的色彩。

吳老師是外鄉人,當他來到安慶后,既來之則安之,數十年如一日踐行“笨也是鞭子”座右銘,在文學的道路上苦苦耕耘,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安慶,顧名思義,平安吉慶”,這是吳老師對“安慶”一詞的最好詮釋,也是他深愛腳下土地的真實寫照。

值此吳老師《陳獨秀一家人》增訂版(原名《破屋春秋——陳獨秀一家人》)即將發行之際,寫下上述文字,以紀念我們尊敬的吳曉先生。

吳曉是安慶人民的好兒子,我們將永遠懷念他!

 

注:本文有部分內容參考“百度百科”和吳曉老師的文章。

                                      


上一篇:陳獨秀與安慶振風塔
下一篇:中原歸來話觀感

 相關專題:

·專題1信息無

·專題2信息無
 
  熱門文章:
 · 歷史的反思——陳獨秀研究剪[90157]
 · 獨立高樓風滿袖[81902]
 · 立志報國,投身革命[75870]
 · 金粉淚五十六首手跡[75037]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發表人:vets

IP:14.217.225.16

發表人郵件:[email protected] 發表時間:2016-12-29 21:56:46
    非常好
發表人:youxw34

IP:180.136.20.231

發表人郵件:[email protected] 發表時間:2012-6-28 11:08:14
    

新人先來報到一下,不敢發表意見!

*驗 證 碼:
*用 戶 名: 游客: *電子郵件:  游客:
*評論內容:
發表、查看更多關于該信息的評論 將本信息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4 陳獨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顧問:任建樹 沈寂 程繼兵 徐曉春 張皖宿 主編:李銀德 執行主編:陸發春 萬多勝 蔣正濤

陳獨秀研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發文管理

聯辦協辦:安徽大學陳獨秀研究中心 安慶市石化第一中學

皖ICP備11019635號-3 給我留言 捐助網站

| 網站地圖 | 主編熱線:13955602328 | 幫助中心 | 圖片新聞 |

xml聚合新聞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